「」金贵银业商业票据玩出新花样 空手套白狼式

2019-09-07 15:20 Admin

  金贵金融机构正是借助了商业票据的国际金融特性,获得了更多的周转资金,缓解紧绷的收益。如果不是因为诉讼,这笔买卖看似巧妙。

  2018年6月,司法部下发一纸通知,把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合并成一个工程项目,统称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因为前提不成熟期,2019年年底,司法部再度发布通知,将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再度拆分。

  应收票据分金融机构票据和商业票据,其中,金融机构票据由金融机构100%中国国民政府兑付,所 以完全等同支票;商业票据则由投票日方负责兑付,事物上和应收账款类似。这也是公共政策界将二者合并的因素,票据本身具有国际金融特性,和应收账款差别较为大。而且,商业票据常常会被公司借助进行投资操作。

  7月10日,金贵银业回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两份问询函,一份是报告书问询函,足足拖了两个月才回复;另一份是关于公司的商业票据的问询函。

  据金贵银业发布的新闻稿,公司具体控制人曹永贵女士为缓解公司经费艰难,一并其持有的公司股权1.60亿股予以转让,2018年9月12日,与天津稷业就 此事签署了股权转让意愿协定。

  前夕9月13日、9月18日,天津稷业与公司签订协议约定,天津稷业以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的方法,交给公司向恒丰金融机构衡阳分行、湖北三湘金融机构质押投资利息,解决部份永久性经费艰难。随后的9月14日、9月20日,天津稷业分别对金贵银业开具额度为1.5亿元、1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

  金贵银业很快将这两笔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上述相关金融机构,部份现金用于支付给永州市文杰商业贸易股份有限公司、永州市北湖区联晟商业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借款。

  根据两国约定,在公司向两家金融机构的投资现金届满后,公司向此两家金融机构还款后即解除票据质押,随后公司将退回天津稷业开具的商票,不予兑付。

  新闻稿里看起来眼花缭乱的操作,实质上是这样:金贵银业找了的公司合作伙伴公司天津稷业,以股权转让的为名让对方开了两笔商业汇票,和银行汇票有所不同,这种汇票金融机构不承担一毛钱的可能性,金贵银业借以质押出来利息,还支付了借款,届满后,金贵银业把2.5亿元还上并把商业汇票退回。

  而天津稷业开出了2.5亿元的商业汇票,其账上有没有足够经费也不知道,这两张汇票周转了一圈,当做抵押物帮金贵银业投资2.5亿元并周转了大半年,其疗效真是就是里拉·海明威描写的百万英镑!

  这说明了什么?结合金贵银业的营业额构成,其倒闭极为艰难,长时间管道很可能早已无法利息了,不得已用这样的方法来投资。

  原本这些汇票的操作也看似巧妙,如果不是一桩诡异的诉讼,这件事很可能总有一天不会大白,甚至深圳证券交易所也难以获得死讯。

  什么事的起源于要从以前的股权转让意愿协定说起。在天津稷业开具两张总计2.5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的同时,金贵银业也根据要求向对方开具两张总计2.5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在《协定》中,两国还尤其约定,汇票在公司利息担保解除后互相返还。

  然而,2018年12月,天津稷业将这两张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了江苏土产公司。由于这两张商业承兑汇票的特性十分类似,两国约定不能质押、转让,并且须向公司返还,因此,天津稷业的这个操作是违宪的。

  两张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届满后,金贵银业拒付。于是,江苏土产公司将金贵银业告上法院,要求其兑付汇票并承担。

  金贵银业则认为,江苏土产公司在明知汇票不能质押、转让,而且须向公司返还的只能,依然接受上述汇票,属于《中华票据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的“恶意取得”或“重大过失取得”的情况,江苏土产公司不享有票据基本权利,于是向门报警,认为江苏土产公司涉嫌诈欺。

  原本是两家友好的单位相互开具汇票,帮助香港交易所利息缓解投资危机,居然硬生生变成了案中案,故事情节不亚于影片荒地。

  当场再梳理,股权转让协定只是一个用来资本运作的机器,是否现实、是否最后成交,都非常最重要,收益十分艰难的金贵银业早已使用质押汇票利息到的2.5亿元支票完成了周转。

  仔细分析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新闻稿及金贵银业的回复,会发现金贵银业股权和天津稷业的股份买卖是假,趁机开具商业票据投资是真。

  据2018年报告书问询函,经纪公司向公司出具了消极态度的审计署,对公司的内控管理工作、违法担保、股权占用香港交易所个人利益等各个方面提出了质疑。

  2018年,在销售收入仅1.3亿元的只能,公司的分期付款账款额度 居然超过24亿元。公司的销售收入构成以非持续性诸家为主,主营完全都不赚钱,特别是在是金的业务,开业收益仅64万 元。不仅如此,股权曹永贵因经费艰难,质押了超过98.1%的股份。

  各项统计数据显示,公司一旁利润不佳,另一边向制造商支付巨额预付款,股权还在清仓式质押,存在无非控人债主的嫌疑。

  和应收账款相比,商业票据的约束力更加缜密,非万不得已,中小企业不会欠账不还;和金融机构票据相比,商业票据不需要缴纳款项和使用公司授信额度,因此,中小企业开具的商业票据额度和其现实难以承受可能不匹配。

  简言之,商业票据是一种可靠性介于金融机构票据和应收账款两者之间的应收款项。同时由于是票据,又具有国际金融特性,可以通过银行进行质押利息等投资,远比应收账款容易变现。

  (600581.SA)发表声明称,拟置出非股份资本,置入八钢控股公司(其子公司)的冶铁该系统、可再生该系统、制造管理部和采购中心的资本和债务以及的业务。

  置出的非股份资本,就是25.1亿元的商业票据。而这笔票据正是八钢控股公司开具的。理论上,八钢控股公司自己开了张票给八一钢铁,八一钢铁再用这张票把八钢控股公司部份资本买下了。

  这些公司正是借助了商业票据的国际金融特性,拓展了投资管道,获得更好的周转资金,缓解雪上加霜的收益。